奈思啊兄dei

没有蛋蛋,这不酷,差评

查查喵和磁磁鲨








吸死我了

「令后」好梦依旧

有私设!!!
白月光已死!!!
历史向!!!



正文

“娘娘!令妃娘娘!”

如此不知礼数!竟胆敢如此、如此喧哗!

令妃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好了!没规矩。什么事?”她从床上撑起身子,轻轻按压一下胀痛的额角。

“娘娘!固伦公主那边出事了!皇上……皇上要杀了额驸!*”

和敬!*令妃一个激灵,“替本宫梳妆!”

几个小宫女不敢怠慢,慌慌张张为这位当今最是受宠的令妃娘娘打扮,生怕误了娘娘时辰。令妃心中思索着事情来由——想来应是那愚蠢透顶的额驸又办了什么傻事,这情况下,能办的傻事也只能跟那阿睦尔撒纳*有关——最要紧的,是该如何保下他。

这人忠厚老实,想来怕是连自己犯了什么错都不知!本白连累了她那可怜的和敬。

令妃*起身,护指抚过衣上金丝银线,“这事儿,和敬可知?”

“回娘娘的话,公主尚未知,可要派人通知公主?”

令妃转身看向大宫女低眉恭顺的脸:“不必。”这种烦心的事,她来解决。

穿过垂拱联廊,走过金瓦红墙,令妃几乎一路小跑着奔向前方。天上明月皎皎,让她想起嫦娥颠当。丝缕清云盘绕,令妃不免有些胡思乱想,多年不做绣活,手定是生疏。她的清云已不再人间,所以这清云她是绣不出了,如今这曾绣过的彩云怕是也不能了——毕竟那个能让她绣的人也不在了,不是。

养心殿中灯火明亮,令妃停在紧闭的朱红门前,几个小宫女走上前为她顺着气。令妃抚正略有松动的珠钗,命大宫女同那守门的小侍卫告一声。小侍卫将目光转向她,令妃矜娇的笑着。

门很快便开了,是公公李玉亲自前来迎她:

“呦!令妃娘娘。不知,这是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啦。”

令妃看着眼前笑得圆滑的太监:老东西!真当自己是什么了。

“能有什么事,这不皇上数日未来本宫那延禧宫,竟是好不习惯。今儿个本宫做了个好梦,梦见大清盛世,醒来后,便想向皇上,讲讲这好事儿呢。怎么,是不让本宫进怎的?”

“嘿嘿,这哪儿能呢!这紫禁城里,还有那个不长眼的不知道您令妃娘娘最是受宠!皇上这几天啊,还记挂着娘娘您呢!”李玉一脸媚谄,一张嘴更是说的天花乱坠。

令妃发出了一点声音,听不清是不屑还是悲伤的叹息。

她提步向殿内走去,压下心中的悲哀,又成了那个宠冠六宫、风华绝代的令妃娘娘。

“皇上。”

令妃笑着走过跪在皇帝面前的固伦额驸,男人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脸上淌过豆大的汗珠,却擦也不敢。

令妃越过他,轻巧的附在皇帝身边,耳语道:“怎么回事,额驸让皇上烦心了?”又将手放在皇帝额角边,按压起来。“皇上若有什么烦心事,可与巨妾说说。巨妾也愿尽自己一份薄力,替皇上解忧啊。”

弘历捉住额角的手——多年的养尊处优让这双手早已嫰滑光洁——“小事而已,不必你再劳心。”

令妃莞尔一笑,说道“再小的事,也是让皇上烦恼的事,臣妾,只想为皇上排忧解惑呢。”

弘历哈哈大笑,叹息一声。

“到底还是你最挂念朕。”

令妃又笑了,就着宫中炉火作响,轻声细语向皇帝描述她那光怪陆离的“梦”。

“……百姓安宁……对啊,万国来朝,一派祥和……皇上龙子绕膝,那时候,和静*也有了孩子,同额驸一同看她皇阿玛含贻弄孙呢。永璐*也大了,同福晋一起……那是个盛世啊。”

弘历没有说话,静静看着案上香炉腾绕的云气。

令妃跪在皇帝身边,又叹一口气——“皇上,和敬她……孝贤皇后去的早,公主又是无辜,如此年纪若要守寡,总是……不太好的。望皇上念在皇后之份,宽额驸一次。”*说罢,诚诚恳恳磕了个头。

“你走吧。其它人也都下去——朕一个人待会。”弘历将脸埋在手掌里。*

令妃站起来,福了身,无声地退下了。

额驸也回了公主府。

令妃走进延禧宫,褪去华装——令妃梦见了盛世,而她魏璎珞,只想梦见月光。

“娘娘留下的,奴才一定要护好。”

好梦依旧。




番外

“天冷了,娘娘可得护好身子,奴才如今不在娘娘身边,不能事事替娘娘去办了。”魏璎珞从蒲团上起身,用冻的通红的手在案上的牌位前插上三柱香,再轻轻福身退下,走出佛堂,才再轻轻按揉一下僵硬的双腿。

抚平凤袍的褶皱,“这天儿越来越冷了,明儿个叫人再去给和敬公主送些炭火去,莫要怠慢。”*

令懿皇贵妃*淡淡道。




注释

*额驸就是公主的丈夫。
*和敬公主是富察皇后留下的唯一一个孩子。
*准噶尔战役中叛军主力之一。这里指固伦额驸包庇了此人,使乾隆皇帝大动肝火,几欲杀他。
*准噶尔战役时魏住佳氏被封为令妃,极为受宠。
*和静公主是魏佳氏的大女儿,在她死后不到一个月魏佳氏也随她而去。和静公主逝去时年仅20岁。此处和静公主应当才一两岁。
*永璐是魏佳氏的大儿子,年仅四岁便去世了。此处永璐应当才刚出生不到一岁。
*此处在史料记载中应当并非为魏佳氏所说,而是皇子的老师文端公来保所劝说皇帝的。
*此处在史料记载中乾隆皇帝哭了。
*根据史料记载,乾隆皇帝后期对和敬公主并不太好。
*这是魏佳氏死前的封号。




杂谈

我觉得令后CP最迷人的地方在于白月光不在了之后的思念与缅怀。
顾名思义“令后”,令是令妃,后是皇后。
魏成为令妃,是因为皇后的死去。
她会在夏日喝着西瓜汁,会在雪夜看着烛火光,会在阳光下练字,会在雨水中盖花。——但都是她一个人。
她会尊贵无双,会锦衣玉食,会在后宫中玩弄权术,会笑语盈盈暗藏玄机。
最后活成那个人的模样。

而且好多爱只能在白月光死后才能体现呀!细水长流啊姐姐们!
令后里面没有令只能是璎后啊呜呜呜!
我在BB些什么啊!



 @xiaobinworm 谢谢指正!!!!

「锤基」我们是他人的神话(有北欧神话相关不知道属于什么AU)

锤基!时间线混乱邪恶,主线复联三后!
有北欧神话相关!
渣文笔!!
我爱《鲑鱼》一辈子!!!

Thor曾去过北欧。

那里有繁茂的针叶林;羊背石和蛇形丘交错前行,并在最终一齐归于风雪。鲱鱼的尾巴总能卷起洋流;峡湾的豁口圈住了仅有的阳光;海风带来惬意与凉爽,但也将灾难降临。金银矿产相互碰撞;极光弯弯绕绕环上冰川……

Thor真心的热爱这一切,却不知道这热爱从何而来。

许是这伏特加的浓烈酒香迷醉了他的心。

神话中的雷神正义,神话中的火神邪恶——他们忌惮彼此,生来相悖。

他为北欧神话中那繁复错乱的人物关系而开怀,为中庭人奇妙的想法而慨叹。

但那也仅是感叹——中庭人太过渺小,渺小到还不足以让一个神在此停驻。

直到,这个神已一无所有。

当宇宙终于恢复平静,Thor又来到极光之下。

他沉默,他思考,他在此驻足,并终于为这一切心惊——一千五百年,确实过于漫长,那些二十一天完成的事情在一千五百年中应当称作永恒。

而非习惯。

伏特加到底还是不够烈,至少没有烈到让他忘记一切。而他做的也不够好,至少没有好到让他保护好他的一切。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时间、生命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①

Thor突然想起这么一段话,他应当忘记他是在哪听说的,或是骗自己说这是他自己看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

Thor曾听Loki读到这些话。

时间本不该如此漫长,那分明是在战前他们一同云雨,一同消亡的飞船上。

Loki斜倚在软垫上,而他躺在Loki腿上。过量的酒精让Thor有些忘记Loki当时的表情,只记得当时满心欢喜与期待。欢喜两人的坦诚,期待两人的未来。

Loki将纤长的五指插在他的发间,一手端着书,默默的读着。Thor抬眼看眼封皮,模糊的花纹让他有些眼熟。

“中庭的书?”他问他的爱人。

“嗯。”

Thor来了点兴趣,他想问,你还不是说他们是蝼蚁吗,怎么看起了他们的书。

但他没有说出口。

Thor抱住头,他后悔极了,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问,后悔浪费了如此好的星光。

他试图改变一个视角来看待世界,于是他发现世界并非一个Thor一个Loki这样简单,它还有数不清的人夹在中间,还有数不清的变故等待实现。

他明了世界树的哭泣,三仙女的悲哀。逝去的Skuld让一切都没了未来。毒龙的爪牙摧毁了命运的轨迹,前方的道路竟是空空如也。

他记得海姆冥界那漫长的夜与永不来临的晨曦,吉欧尔河粼粼的波光与水晶的桥,又想起加尔姆带血的獠牙和铁树叶尖利的棱角。九天九夜的寒冷与绝望能把人击垮,斯利德河暗藏的利刃更叫人受伤。

而他的兄弟,他那应当永远快活的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又如何受得了这般苦楚!

“他得有双靴子才行!——一双漂亮的、舒适的,同Hermod的战靴一般好的靴子!他还得有辆车!——一辆漂亮的、舒适的,同我的山羊战车一般好的车!他应有佳肴充饥,有锦衣蔽体,应比死亡更好的……”

Thor不愿去想这些了。

于是他回忆金宫的温暖,回忆喧闹的童年。Valkyrie落下的白色羽毛仍然停留在他的鼻尖。Bragi的竖琴和Iduna的金匣,还有Freya的石榴花枝挽在鬓间。有晚宴连连,有美酒十千。

两只神鸦总是在空中盘旋,Thor也不知道,神父已前去那巍峨的英灵殿,它们又为何在此停驻,止步不前。

Thor又想起Loki的花园。它坐落在L心中的冰川。

那里的美好四季常青——白色的玫瑰聚在一起,似是情人耳语;淡黄色的香雪兰婷婷而立,呢喃海誓山盟;水仙也在这里,她们选择了通透的湖水为伴;睡莲安静地伏在湖面,夜晚的狂欢总让她们筋疲力尽;金盏花红润的面颊让人心生爱慕;紫色的鸢尾随风儿起舞;丁香小巧,雏菊精致;金鱼草挺拔着身子张开嘴,准备好将要出口的谎言与欺骗。

金花的藤缠绵在树干上,树冠中藏匿的苹果在闪闪发光。地下埋藏的是真心,地上生长的是希望,众多植物的根须于泥土中盘缠结绕,象征美德的神兽在花园跑闹。Sleipnir用她流金似的鬃毛磨擦过围墙之外的寒霜;Dain,Dvalin,Duneyr和Durathor用鹿角湿润积雪的冰原,试图将美好笼藏。

在他的花园,Loki将仇恨浇灌,用嫉妒施肥,可外面的冰川越是狂风呼啸,里面的花园越是烂漫春光。

“Thor,我奈何不了它。”Loki说。

“那就叫它生长。”Thor笑着回答。

“……”

“但那不属于我。”Loki呢喃着,将双臂缠上Thor的脖颈。“那是一切祸根。一切的源头。”

“什么?”Thor将速度慢下。

“没什么,”Loki笑了“怎么,雷神Thor也有用光力气的时候?”

此后,Thor搬进了Loki的花园——那儿太小了,太小了,小到千百年的时光这里只住下了一个人,便是Thor。

“妈妈曾来过我的花园,她替我修剪金花的枝条。”Loki轻轻摩挲着Thor的金发,“我挽留她,但她最终离开。”

Thor看向北欧的冰川,他终于知道对此的热爱从何而来。

只因针叶林的繁茂有Loki眼中星月,蛇形丘的低伏让他想起Loki塌下的腰肢,鲱鱼的尾巴是银枪,峡湾的弧度像挑起的眉毛。海风喜怒无常,金银叮当作响,极光瑰丽如Loki本身。

最重要的,这里的冰川一如Loki降生之处美好。

Thor咽下喉咙里的最后一口酒,这里有无尽的冰原,有无尽的夜,和旷日持久的孤独,等待与思念。

“我们将在神话中永存。”

Thor说。




①自《洛丽塔》(打了个①但没有②……)

《鲑鱼》是瑰宝!我再说一遍!我!爱!他!一!辈!子!!!

如果我穿到延禧攻略白月光死后……

……那我一定要用我的花言巧语巧言令色忠言规谏三寸不烂之舌吧啦吧啦(这都些什么词儿啊……)策动魏姐谋反!!!

干他鸭的自己当皇帝!!!

谁他娘稀罕你这皇贵妃!!!

我魏姐绝对当皇帝的料儿!!!

当魏姐成功上位!就——

脚踩乾小四!手搁闲你妃!腚下还趴着个苏纯纯!!!

……不对,这不妥,不能让她们的贱躯污了我魏姐的龙足龙爪龙臀。

下锅!都下锅!

什么?你说尔晴那个贱人?

科科,本宫不认为它能活到魏姐登基。



占tag致歉
我都在说什么啊

丑小芽「魔法AU」

盾冬锤基!
盾是一个小苗苗!
非人!
都非人!
我爱闺蜜组一辈子!!!
一坑不填再开一坑!!!
第一次那么长!?
也是最后一次!!!


Steve是一个小树苗,被种在一个丑丑的小瓦盆里。它又小,又瘦,哪怕是花店老板心疼它,把它放在最好的位置,让它接受最好的阳光,最好的雨露,它还是长不大。

“就这样吧,Thor,别弄它了。”老板娘Loki这样说,“它会遇到那个让它长得又快又好的人的。”

于是Thor去照顾其他小树苗了,但Loki依旧让它留在那个最好的位置上。

Steve灰心极了,它是多么的没用啊,可他们还是对它却那么好,Steve知道自己是一颗不同寻常的小树苗,至少和其它普通的魔法植物不同,它可以变成人呢!但他太像太像一棵发育不良的黄豆芽了,没人相信他可以变成人。

就像来往的巫师和精灵们打量着它,然后再嘲笑老板:“嘿Thor!干嘛要把你老婆做的隔夜饭扔到花盆里!就这一点了,别浪费粮食呀!”
Thor会憨厚的笑笑,而Loki会向他们甩去一个可以让他们闭嘴的讥笑。

日子还能怎么样,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今天的客人很奇怪,在这个外面的巫师都恨不得把自己那愚蠢的巫师帽摘下来丢水里再戴上的大热天,他却还固执地把自己裹的严丝合缝。他会是什么人呢?

算了,不想了,Steve自暴自弃,火热太阳的爱使苗干瘪 。

“有什么好养的吗?”客人问向老板娘。

得了,跟自己是一点关系都没了。

“Bucky!你居然想养植物吗?”Loki眯起眼看向客人,“你能养活自己吗?”

那个叫做Bucky的客人没有说话。

“ok,看见那个花架上的小豆芽了吗,它是你的了。”

Bucky看向好友那双漂亮的绿眼睛:你认真的吗?

(Thor晚上回家,大惊失色:弟弟,我们的小Steve呢?
嫁出去啦~Loki笑着将一块牛排送进嘴里)


回家的路上,Bucky抱着碎花小瓷盆(你要去新家啦!换个盆吧~Loki哼着歌给Steve换了盆)和一袋李子,脑子里不停回放着好友的声音外加3D立体环绕式Fuck off:它命挺大的。

呵呵,是挺大的。

Bucky回到家,拉上所有窗帘,一把扯下兜帽,轻柔地把李子放在桌上,看了看丑丑的小豆芽,又戳了戳它那被阳光晒的焉儿吧唧的黄叶片,撇了撇嘴,放在一边。

Bucky虔诚的拆开装李子的包裹,将李子一个一个地拿出来,放在粉色桌布上——

1,2,3,4,……14,15。有15个李子

Bucky笑了,很甜很甜的笑了。一天5个的话,能吃3天。Bucky写下来。

豆芽Steve在一边看着他的新主人对着李子露出了发情一样的甜笑,有些不自在地卷了卷叶片,真可爱!Steve对新主人满意极了,即使他回家后既不给自己浇水也不给自己施肥也满意极了:老天他是一个可爱的喜欢吃李子的吸血鬼呢!

Bucky将小本本收好,然后把放在桌子另一边的豆芽拉过来,神情严肃而认真的,戳了一下Steve。

Steve抖了一下,
Steve不抖了,
Steve收回那句话,
Steve心中万马奔腾,
Steve的叶片又团悠起来了,
Steve想说:你戳到我的叽叽啦!

但Steve还不会说话呢。
它有气无力地抖抖叶子,
想把那一下子精神地支菱起来的小芽芽压下去……
……芽芽更精神了呢!

Bucky看着一下又蔫的矮了一节的小豆芽,挑了挑眉,转身离去好像熬他那一锅粘粘糊糊不知道啥东西的药去了。

豆小芽Steve泄气死了——
好像就被讨厌了呢(´;ω;`)

这时,Steve看到它那位可爱的吃李子的吸血鬼主人又溜达回来,
把一罐水猛的倒在它脑袋上,
啃着李子远去了……

Steve:……

Bucky最可爱,不接受反驳。

Steve无奈的尽力吸收土壤中的水分
再不吸吸它可能会闷死呢!

喵喵喵?!(12-14)

啊吃了好几天我不是药神夜店经理的辣舞的粮……
我要死了。

①②

“怎么没猫呢!”Thor心态崩了
他把脑袋按在Steve金棕色的毛皮上,嘤嘤的哭声响彻云霄。

①③

那一边的Loki也很方张,又方又张。
“Thor去了约顿?!!”Loki把眼睛瞪得溜圆,尽力无视身边Bucky咔嚓咔嚓嚼李子的声音。
“是的咧,”Coulson心情好的拿尾巴抹着杯子“刚走,点了一个豪华情侣套餐,老天他带着美国队汪!我不敢相信我竟然看到了真汪!Steve先生总是这样帅!”

“叫啥?”咔嚓咔嚓的声音停了下来。
Loki有些庆幸他身边的那只肥猫终于不吃了,要知道他如果还吃的话那双唯一能给他加分的大眼睛就要就被厚厚的油脂彻底遮住了。

喵的心思百转千回。Loki在心里白了Bucky一眼

“他说要去干什么了吗喵?”Loki问,并竭力让自己看上去并不在意这些细节问题。

Bucky光明正大地白了Loki一眼。

“噢当然是美国队汪Steve.Rogers先生惹!你知到吗我有他全部的英雄卡牌!他简直太帅了!我天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Coulson手舞足蹈,Coulson语无伦次,Coulson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兽不机道他偶像,Coulson想把偶像安利给所有兽!
但Loki打断了他:“我问你他去干什么喵!”

Bucky把前倾的身了缩了回去,在心里骂了个娘并决定Bucky小天使不和陷入爱河的朋友记较。
恋爱使喵盲目。恋爱使喵愚蠢。

Coulson打了个小哆嗦:“咳他说去找他梦中情喵来着……噢他还找我们问了该怎么表白……”

没诚意!表白还要问别人!你的Loki小天使决定和你生气一秒钟!Loki喜滋滋地哼了一声。
Bucky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算拉喵!他认错态度辣么良好,辣么积极的去找你,不气不气,气愤使喵掉毛。”

“哼他隔了两天才去找喵!这还算积极呢喵!”

Coulson在一边看着事态发展好像不大对,Coulson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说你是他梦中情喵?不对呀,Thor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给我们描述那位猫小姐多么优雅多么令他心动呢!”

①④

“Loki!杀兽犯法!”

“闭上你妈的臭嘴!!!”

哇我现在脑洞跟不上手速惹!
脑了个洞,就“攻”来说,虫铁里面虫应该算小奶狗吧,那就是“奶攻”

……
那盾冬里美队算不算“奶奶攻”👌

正在写了,太骚了,我必须要写一写。
真他娘的搞笑(⊙ω⊙)

占Tag抱歉

喵喵喵?!(7—11)



“Tony!你找到她了吗!”
一大早,Thor就带着小锤砸响了Tony的家门。
“噢我简直等不及要见她啦汪!”
Tony站在一边,让Jarvis帮他舔舔毛,担心Thor尾巴可能会摇的掉下来。

"名字是Loki,住在约顿海姆,是只有皇堂血统的黑猫,这点和你倒挺配。”Tony停下来,抖抖胡须:“追求者挺多的。”而且是只男猫,Tony暗想,你应该不会介意。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Thor拿到情报啦!
Thor要激动死啦!
Thor第一时间就拉着好朋友Steve去找梦中情喵啦!
嘻嘻,贼鸡儿高兴( ´▽`)
“你知到她有多多多多好看吗!你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一定会被她迷住……”这不对,Thor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你不能和我抢她哦!不然我们就不是好兄弟啦汪!”

Steve:谁他娘的要和你抢一只猫啊!



Loki觉得自己要被那只蠢狗气屎惹!

二天惹!
距离自己出现在哪只蠢狗面前已经过去两天惹!
他居然还没有来找我!


很烦。

Loki现在没事就要在他的喵朋喵友身边晃悠。
现在我要抓一只小可爱来听我诉苦。
那么是哪只小可爱这么幸运呢?

现在显然是一只名叫Bucky的幸运小可爱。

“Bucky!他为什么还不来找我!他是不是不爱我惹!”Loki被自己的猜想吓得毛炸了,且炸的不知所措。“不行,我得再去看看!万一他又被那条母狗勾引走了怎么办喵!”Loki烦躁的踱来踱去,不行,这太不矜持了:“B,你说该怎么办?”

萌哒哒凶巴巴的冬日战喵从李子堆里抬起头:“你他娘的要是真担心就去看看啦喵。”

①⓪

Loki出发了,
携带家属冬日战喵小Bucky,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约顿海姆,一路奔向阿斯加德的——某中庭特色小吃炸鸡店。呸,他老早就踩好点了,
所以——去他娘的矜持吧!这他娘的可是老子的终身大事喵!!!

①①

Thor抵达了约顿海姆。
并幸运地没有遇到梦中情喵。

Steve:嘻嘻嘻
我Steve在线实名开心。╮(╯▽╰)╭

喵喵喵?!(①-⑥)

全员兽化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严重OOC预警‼️
含有cp锤基 盾冬 EC 贾尼 虫绿



Thor恋爱了。
不过对方不是Sif,不是Jane,总之,不是阿斯加德地界上的任何一条狗——
他看上了对衔约顿海姆的一只猫——
准确地说,一只美丽又优雅的黑猫。



“哦,天,”Thor看向栅栏外黑猫劲瘦的腰肢,嘴里的弹力球掉了下来“吾友。”他使劲的瞪着那只猫,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糊人家屁股上。Thor咽了口口水,"我敢打赌,整个九界,都再也没有那个小姐(?)像她这样美好了!"他又咽了口口水,"我想我爱上她了!"

Erik衔起掉在地上的弹力球,咬了咬,含糊不清地回答:"不,你只是疯了而已。"而他的好友却明显没有在认真听他的话,Thor的眼睛已经彻底被那黑色的猫毛蒙住了。"噢老天,她可真优雅!"Thor汪汪地叫道,"我要追求她汪。"

Erik:汪汪汪?!



说干就干,Thor一刻也等不及了,等他看着那只黑猫的倩影消失在了花丛中,并等待一会确认她不会再来了,当及捡起躺在地上碎花软垫上的玩具小锤,飞似的冲出栅栏,砸开了好友Tony家的门——他得请这位九界最大狗粮狗玩具供应商猫先生帮忙找到那位优雅迷人的黑猫小姐(?)。



"求你了~Tony~你知道的,这对我很重要汪!我我我可以把我最喜欢的红色蝴蝶发带给你!你可以让Jarvis帮你绑在尾巴上!那很好看!只要查到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有没有好朋友她的朋友喜欢什么叫什么名字她有没有男朋友有过几任…"
"Stop!Thor!"
"…就好了。"
蜜糖色的小猫烦躁地甩了甩尾巴,"听着Thor,我可以帮你查,但不可能这么细。你不能要求我去把她远方姑姨前天晚上吃的什么牌子的猫罐头也找出来喵!"
"那其他的就可以找到了?"
"不可以!Thor你要是还在一边汪汪乱叫我就不帮你啦喵!还有,我可不要你的红蝴蝶发带!"

Thor闭嘴了。



Loki一周前相中了一只狗,准确地说,一只威风的大金毛。那只大狗总是在九界各地(和他的玩具小锤一起)溜来转去。

"我没有喜欢他喵!只是他的毛发像金子一样闪住了我的眼!"Loki这样对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冬日战喵解释。
"我没有喜欢他喵!只是他的眼睛像约顿的冰原让喵很舒服!"Loki这样对某位同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奥斯本喵小少诉说。
"我没有喜欢他喵!只是他的脚爪跑过像滚雷一样吵到了我!"Loki这样对某位还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变种兽学校校长狡辩。

"闭嘴吧你。"而他们这样回复。



Loki好想让大金毛注意到自己啊。

他托着好友的关系,要到了大金毛的名字和住址,以及大金毛常和朋友们一起玩耍的地点,打算来个定点爆破。



一切都顺利极了。Loki想。那只愚蠢的金毛Thor应当已经被他迷住了。他只需要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等着金毛汪汪叫着来找他并求着他和自己在一起就行了。

该死的,他怎么还不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