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思啊兄dei

「锤基」我们是他人的神话(有北欧神话相关不知道属于什么AU)

锤基!时间线混乱邪恶,主线复联三后!
有北欧神话相关!
渣文笔!!
我爱《鲑鱼》一辈子!!!

Thor曾去过北欧。

那里有繁茂的针叶林;羊背石和蛇形丘交错前行,并在最终一齐归于风雪。鲱鱼的尾巴总能卷起洋流;峡湾的豁口圈住了仅有的阳光;海风带来惬意与凉爽,但也将灾难降临。金银矿产相互碰撞;极光弯弯绕绕环上冰川……

Thor真心的热爱这一切,却不知道这热爱从何而来。

许是这伏特加的浓烈酒香迷醉了他的心。

神话中的雷神正义,神话中的火神邪恶——他们忌惮彼此,生来相悖。

他为北欧神话中那繁复错乱的人物关系而开怀,为中庭人奇妙的想法而慨叹。

但那也仅是感叹——中庭人太过渺小,渺小到还不足以让一个神在此停驻。

直到,这个神已一无所有。

当宇宙终于恢复平静,Thor又来到极光之下。

他沉默,他思考,他在此驻足,并终于为这一切心惊——一千五百年,确实过于漫长,那些二十一天完成的事情在一千五百年中应当称作永恒。

而非习惯。

伏特加到底还是不够烈,至少没有烈到让他忘记一切。而他做的也不够好,至少没有好到让他保护好他的一切。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时间、生命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①

Thor突然想起这么一段话,他应当忘记他是在哪听说的,或是骗自己说这是他自己看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

Thor曾听Loki读到这些话。

时间本不该如此漫长,那分明是在战前他们一同云雨,一同消亡的飞船上。

Loki斜倚在软垫上,而他躺在Loki腿上。过量的酒精让Thor有些忘记Loki当时的表情,只记得当时满心欢喜与期待。欢喜两人的坦诚,期待两人的未来。

Loki将纤长的五指插在他的发间,一手端着书,默默的读着。Thor抬眼看眼封皮,模糊的花纹让他有些眼熟。

“中庭的书?”他问他的爱人。

“嗯。”

Thor来了点兴趣,他想问,你还不是说他们是蝼蚁吗,怎么看起了他们的书。

但他没有说出口。

Thor抱住头,他后悔极了,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问,后悔浪费了如此好的星光。

他试图改变一个视角来看待世界,于是他发现世界并非一个Thor一个Loki这样简单,它还有数不清的人夹在中间,还有数不清的变故等待实现。

他明了世界树的哭泣,三仙女的悲哀。逝去的Skuld让一切都没了未来。毒龙的爪牙摧毁了命运的轨迹,前方的道路竟是空空如也。

他记得海姆冥界那漫长的夜与永不来临的晨曦,吉欧尔河粼粼的波光与水晶的桥,又想起加尔姆带血的獠牙和铁树叶尖利的棱角。九天九夜的寒冷与绝望能把人击垮,斯利德河暗藏的利刃更叫人受伤。

而他的兄弟,他那应当永远快活的阿斯加德的小王子,又如何受得了这般苦楚!

“他得有双靴子才行!——一双漂亮的、舒适的,同Hermod的战靴一般好的靴子!他还得有辆车!——一辆漂亮的、舒适的,同我的山羊战车一般好的车!他应有佳肴充饥,有锦衣蔽体,应比死亡更好的……”

Thor不愿去想这些了。

于是他回忆金宫的温暖,回忆喧闹的童年。Valkyrie落下的白色羽毛仍然停留在他的鼻尖。Bragi的竖琴和Iduna的金匣,还有Freya的石榴花枝挽在鬓间。有晚宴连连,有美酒十千。

两只神鸦总是在空中盘旋,Thor也不知道,神父已前去那巍峨的英灵殿,它们又为何在此停驻,止步不前。

Thor又想起Loki的花园。它坐落在L心中的冰川。

那里的美好四季常青——白色的玫瑰聚在一起,似是情人耳语;淡黄色的香雪兰婷婷而立,呢喃海誓山盟;水仙也在这里,她们选择了通透的湖水为伴;睡莲安静地伏在湖面,夜晚的狂欢总让她们筋疲力尽;金盏花红润的面颊让人心生爱慕;紫色的鸢尾随风儿起舞;丁香小巧,雏菊精致;金鱼草挺拔着身子张开嘴,准备好将要出口的谎言与欺骗。

金花的藤缠绵在树干上,树冠中藏匿的苹果在闪闪发光。地下埋藏的是真心,地上生长的是希望,众多植物的根须于泥土中盘缠结绕,象征美德的神兽在花园跑闹。Sleipnir用她流金似的鬃毛磨擦过围墙之外的寒霜;Dain,Dvalin,Duneyr和Durathor用鹿角湿润积雪的冰原,试图将美好笼藏。

在他的花园,Loki将仇恨浇灌,用嫉妒施肥,可外面的冰川越是狂风呼啸,里面的花园越是烂漫春光。

“Thor,我奈何不了它。”Loki说。

“那就叫它生长。”Thor笑着回答。

“……”

“但那不属于我。”Loki呢喃着,将双臂缠上Thor的脖颈。“那是一切祸根。一切的源头。”

“什么?”Thor将速度慢下。

“没什么,”Loki笑了“怎么,雷神Thor也有用光力气的时候?”

此后,Thor搬进了Loki的花园——那儿太小了,太小了,小到千百年的时光这里只住下了一个人,便是Thor。

“妈妈曾来过我的花园,她替我修剪金花的枝条。”Loki轻轻摩挲着Thor的金发,“我挽留她,但她最终离开。”

Thor看向北欧的冰川,他终于知道对此的热爱从何而来。

只因针叶林的繁茂有Loki眼中星月,蛇形丘的低伏让他想起Loki塌下的腰肢,鲱鱼的尾巴是银枪,峡湾的弧度像挑起的眉毛。海风喜怒无常,金银叮当作响,极光瑰丽如Loki本身。

最重要的,这里的冰川一如Loki降生之处美好。

Thor咽下喉咙里的最后一口酒,这里有无尽的冰原,有无尽的夜,和旷日持久的孤独,等待与思念。

“我们将在神话中永存。”

Thor说。




①自《洛丽塔》(打了个①但没有②……)

《鲑鱼》是瑰宝!我再说一遍!我!爱!他!一!辈!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