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思啊兄dei

「令后」好梦依旧

有私设!!!
白月光已死!!!
历史向!!!



正文

“娘娘!令妃娘娘!”

如此不知礼数!竟胆敢如此、如此喧哗!

令妃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好了!没规矩。什么事?”她从床上撑起身子,轻轻按压一下胀痛的额角。

“娘娘!固伦公主那边出事了!皇上……皇上要杀了额驸!*”

和敬!*令妃一个激灵,“替本宫梳妆!”

几个小宫女不敢怠慢,慌慌张张为这位当今最是受宠的令妃娘娘打扮,生怕误了娘娘时辰。令妃心中思索着事情来由——想来应是那愚蠢透顶的额驸又办了什么傻事,这情况下,能办的傻事也只能跟那阿睦尔撒纳*有关——最要紧的,是该如何保下他。

这人忠厚老实,想来怕是连自己犯了什么错都不知!本白连累了她那可怜的和敬。

令妃*起身,护指抚过衣上金丝银线,“这事儿,和敬可知?”

“回娘娘的话,公主尚未知,可要派人通知公主?”

令妃转身看向大宫女低眉恭顺的脸:“不必。”这种烦心的事,她来解决。

穿过垂拱联廊,走过金瓦红墙,令妃几乎一路小跑着奔向前方。天上明月皎皎,让她想起嫦娥颠当。丝缕清云盘绕,令妃不免有些胡思乱想,多年不做绣活,手定是生疏。她的清云已不再人间,所以这清云她是绣不出了,如今这曾绣过的彩云怕是也不能了——毕竟那个能让她绣的人也不在了,不是。

养心殿中灯火明亮,令妃停在紧闭的朱红门前,几个小宫女走上前为她顺着气。令妃抚正略有松动的珠钗,命大宫女同那守门的小侍卫告一声。小侍卫将目光转向她,令妃矜娇的笑着。

门很快便开了,是公公李玉亲自前来迎她:

“呦!令妃娘娘。不知,这是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啦。”

令妃看着眼前笑得圆滑的太监:老东西!真当自己是什么了。

“能有什么事,这不皇上数日未来本宫那延禧宫,竟是好不习惯。今儿个本宫做了个好梦,梦见大清盛世,醒来后,便想向皇上,讲讲这好事儿呢。怎么,是不让本宫进怎的?”

“嘿嘿,这哪儿能呢!这紫禁城里,还有那个不长眼的不知道您令妃娘娘最是受宠!皇上这几天啊,还记挂着娘娘您呢!”李玉一脸媚谄,一张嘴更是说的天花乱坠。

令妃发出了一点声音,听不清是不屑还是悲伤的叹息。

她提步向殿内走去,压下心中的悲哀,又成了那个宠冠六宫、风华绝代的令妃娘娘。

“皇上。”

令妃笑着走过跪在皇帝面前的固伦额驸,男人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脸上淌过豆大的汗珠,却擦也不敢。

令妃越过他,轻巧的附在皇帝身边,耳语道:“怎么回事,额驸让皇上烦心了?”又将手放在皇帝额角边,按压起来。“皇上若有什么烦心事,可与巨妾说说。巨妾也愿尽自己一份薄力,替皇上解忧啊。”

弘历捉住额角的手——多年的养尊处优让这双手早已嫰滑光洁——“小事而已,不必你再劳心。”

令妃莞尔一笑,说道“再小的事,也是让皇上烦恼的事,臣妾,只想为皇上排忧解惑呢。”

弘历哈哈大笑,叹息一声。

“到底还是你最挂念朕。”

令妃又笑了,就着宫中炉火作响,轻声细语向皇帝描述她那光怪陆离的“梦”。

“……百姓安宁……对啊,万国来朝,一派祥和……皇上龙子绕膝,那时候,和静*也有了孩子,同额驸一同看她皇阿玛含贻弄孙呢。永璐*也大了,同福晋一起……那是个盛世啊。”

弘历没有说话,静静看着案上香炉腾绕的云气。

令妃跪在皇帝身边,又叹一口气——“皇上,和敬她……孝贤皇后去的早,公主又是无辜,如此年纪若要守寡,总是……不太好的。望皇上念在皇后之份,宽额驸一次。”*说罢,诚诚恳恳磕了个头。

“你走吧。其它人也都下去——朕一个人待会。”弘历将脸埋在手掌里。*

令妃站起来,福了身,无声地退下了。

额驸也回了公主府。

令妃走进延禧宫,褪去华装——令妃梦见了盛世,而她魏璎珞,只想梦见月光。

“娘娘留下的,奴才一定要护好。”

好梦依旧。




番外

“天冷了,娘娘可得护好身子,奴才如今不在娘娘身边,不能事事替娘娘去办了。”魏璎珞从蒲团上起身,用冻的通红的手在案上的牌位前插上三柱香,再轻轻福身退下,走出佛堂,才再轻轻按揉一下僵硬的双腿。

抚平凤袍的褶皱,“这天儿越来越冷了,明儿个叫人再去给和敬公主送些炭火去,莫要怠慢。”*

令懿皇贵妃*淡淡道。




注释

*额驸就是公主的丈夫。
*和敬公主是富察皇后留下的唯一一个孩子。
*准噶尔战役中叛军主力之一。这里指固伦额驸包庇了此人,使乾隆皇帝大动肝火,几欲杀他。
*准噶尔战役时魏住佳氏被封为令妃,极为受宠。
*和静公主是魏佳氏的大女儿,在她死后不到一个月魏佳氏也随她而去。和静公主逝去时年仅20岁。此处和静公主应当才一两岁。
*永璐是魏佳氏的大儿子,年仅四岁便去世了。此处永璐应当才刚出生不到一岁。
*此处在史料记载中应当并非为魏佳氏所说,而是皇子的老师文端公来保所劝说皇帝的。
*此处在史料记载中乾隆皇帝哭了。
*根据史料记载,乾隆皇帝后期对和敬公主并不太好。
*这是魏佳氏死前的封号。




杂谈

我觉得令后CP最迷人的地方在于白月光不在了之后的思念与缅怀。
顾名思义“令后”,令是令妃,后是皇后。
魏成为令妃,是因为皇后的死去。
她会在夏日喝着西瓜汁,会在雪夜看着烛火光,会在阳光下练字,会在雨水中盖花。——但都是她一个人。
她会尊贵无双,会锦衣玉食,会在后宫中玩弄权术,会笑语盈盈暗藏玄机。
最后活成那个人的模样。

而且好多爱只能在白月光死后才能体现呀!细水长流啊姐姐们!
令后里面没有令只能是璎后啊呜呜呜!
我在BB些什么啊!



 @xiaobinworm 谢谢指正!!!!

评论(4)

热度(23)